蓝云奏

陆凌又是一震,捏着她下巴的手陡然使劲儿,她着了疼不舒服的哼了几声,小猫似的。

他忍着难耐,嘴对嘴给她喂了半碗粥,直到她摇头,才放下碗,扯了纸巾擦了嘴。

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体温慢慢的降下去了。

液体输完,他拔了针头给她手上贴上伤口贴。

这才给她盖好被子,准备让她再发发汗。

做完这些正准备出去,她的小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爸爸,爸爸……”许念好像十分难受,喃喃的叫了两声。

陆凌嘴角抽搐,甩开了她的手,又有发火的预兆。

“爸爸,不要走,我好想你。”

许念不依不饶的再次抓住他的手贴在脸上。

一翻身将他的手压在了她的脸下面,耍赖的压着,不让他抽走。

陆凌满头黑线,老子是你老公,不是你爸爸。

蓝色天台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女儿。”

他低咒了一声,最终无奈的上了床,躺在她身侧。

任由她枕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将她揽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哄着她睡觉。

虽然发着烧,但身上却是冷的。

昏昏沉沉中许念蹭到一个热源,觉得拱着很舒服,便慢慢的被安抚下来。

今天的梦里没有梦到那些悲伤的事,都是爸爸和她在一起的画面。

也许发了烧人便显得脆弱,所以陆凌轻轻拍着她的背的时候,她一下子就乖顺下来。

感觉身边的人气息馥郁,她更加贴在他的怀中手脚并用巴在他的身上。

就像小时候父亲抱着她的时候,她总是手脚并用爬上他的肩膀。

宽厚的肩膀给她撑起了一片天,也撑起了整个公司……

陆凌看着娇娇柔柔像个八爪鱼似的巴着自己的女孩,心中郁闷却发不出火来。

虽然她将他当成了爸爸,可是,该死的他竟十分享受她这样全身心依赖自己的感觉。

和她面对面躺在一起,女孩儿的脸色很红,触手发烫。

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条腿还搭在他的腰上。

不仅如此,还扭来扭去,动来动去的,没过一会儿,他便忍不住一把推开他坐了起来。

体内欲火焚身,欲求不满,喝了很多水才渐渐平息下来。

他难受的要死,那丫头却呼呼大睡,他忍不住恨恨的再次躺下来。

一把将她拎过来,俯身就吻住了她的小嘴。

一旦沾上,如蜜糖般软滑可口的味道便让他难以自持,想要的就更多。

许念吊完液体烧退了下去刚睡得香,就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

推了几把,小胳膊小腿儿的一下子就被他搂到了头顶控制住。

挣扎中她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看了一下。

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宽厚温凉的怀抱中,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便又闭上了眼睛。

可是,模糊中她怎么好像看到了陆凌的脸?

大概是烧糊涂了,所以做梦了吧。

她并没多想,闭上眼睛继续睡。

陆凌一直在一边睁着湛黑的眼眸看着她。

如果她醒来看到自己的话,那他就说句好听的哄哄她,变相的给她赔礼道歉了。蓝云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