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改什么了

约翰最后总结:“总之,以我目前取得的成绩,估计应该已经遥遥领先于其他竞争者,这主线任务什么的完不成也没关系,而源家能够扎根平安京数百年,又是大名的亲信嫡系,要搞到一些外来者的情报还是不费什么力气的,现在有了时间,我觉得大家心里估计也都着急了,还是回房间整理一下此行的收获吧……”

无论是亚瑟和布兰登,还是阿雷西欧都闻言笑了出来,他们确实有些心急的想要去感悟一下那位吞酒童子赠予的神道种子是如何神奇。

要知这可是能够让他们一路走向传奇也没有阻碍的力量种子!

虽然回到主世界将这奖励兑换出来再感悟也一样不差,但是能够在任务世界感悟一遍的经历,这份记忆回归之后可不会跟在任务世界获得的一切力量与物品都会清零不同,并不会从他们的脑海中消失。

两份感悟叠加在一起,当然要比一份来的更加完美,也能够查缺补漏,让自己的修行不会出现什么岔子。这就相当于人生多了一次回档重来的机会。

所以他们自然知道轻重。

当三人离去后,一个仆人捧着一只二尺长的木匣子在外请示。

“大人?名少爷命小的给您送来这些……”

约翰一挥手。

“就放那里吧!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约翰打开扫眼一观,却是源来明派人送来了一匣子记载着忍术的卷轴。

仆人恭敬的一礼,退步出门。

街头美女笑比西施大方迷人

房间里只剩下自己,约翰这才面露笑容的从主牌空间里取出那一箱子吞酒童子赠予的忍术卷轴。

如果说见到吞酒童子对阿雷西欧等人来说是意外之喜,收获极大的话,那么对于约翰来说,就是老鼠掉进米缸里,幸福的跟做梦一样了。

此时他不顾形象的抱着一大箱子忍术卷轴,开始逐一翻看。

相比起亚瑟他们获得的直指传奇的力量种子,约翰觉得自己得到的这一箱子忍术卷轴,才是这一次位面征战之行的最大收获。

“火遁、水遁,这本是风遁……,很好,物品封印术到手!”

约翰挨个卷轴打开查看,不时能够发现惊喜。

就在这时候,他的胸口衣服突然莫名鼓起来,同时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在他心中响起。

“喵,这是什么?”

“塞巴斯蒂安,你醒了?”

一声喵叫,顿时让约翰知道说话的是已经沉睡了两天的虚空灵猫,不过他可不想变成塞尔玛那样胸口塞猫的模样,于是赶紧让塞巴斯蒂安出来。

“不要像呆在塞尔玛胸口一样,你快出来吧。”

一道星光从约翰胸口窜出,化作黑猫塞巴斯蒂安。

“喵,睡得好舒服……”

黑猫慵懒的伸展了下身体,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喵,这就是星界位面吗?跟星界好像不一样啊,怎么感觉跟主世界差不多?不过就是魔力没有主世界庞大,但性质却很活跃呢……”

塞巴斯蒂安呼吸了一口这世界的气息,然后觉得还是喜欢约翰身上的味道,于是迈着优雅的猫步,纵身一跃就跳上了约翰的肩膀。

陪塞巴斯蒂安玩耍了一会儿,约翰再次捡起一堆卷轴,挨个阅读起来。

基础的五遁忍术不用说了,占了这堆卷轴里的一大半,除了几个高等级的五遁忍术,约翰最重视的就是其中数量最少的雷遁。

毕竟深受上辈子玄门之中雷法号称为诸法第一的说法影响,对于掌握雷霆这回事,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而除了五遁范围,吞酒童子赠予的这批忍术卷轴不愧是数百年来企图闯入妖城被拿下的忍者留下的忍术,竟然还有阴遁、阳遁和木遁等等这些的稀有属性忍术。要知道除了五大国各自的忍者流派,估计应该没有哪个势力可以获得这么多这么面的忍术种类。

即使是源来明抽空派人送过来的源家这个老牌贵族世家历代收藏的那些忍术卷轴,也没有这些稀有属性的忍术,而且大多都跟吞酒童子所赠重复类同。

“阴遁和阳遁,有点类似玄门道家的法术,不过也不出奇,岛国阴阳术和五行遁术不就是从中土传承过来的吗?这以阴阳五行之术为蓝本演化出来的忍术自然也难不住我,至于木遁,我虽然没有仙人体那种血脉能力,但是天生亲和自然能量,这木遁应该也可以试试。”

不过相比这些,以物品封印术和四象封印、五行封印为首的那些封印术范畴的卷轴,却更加稀有,因为这里面有不少都是涉及空间法则的存在,无论是约翰前世玄门传说里,还是在主世界超凡领域中,可都是极为稀有强大的能力。

“可惜没有秽土转生、飞雷神、多重影分身之术那种禁术,估计这都是某个忍术流派的不传之秘吧?所以即使吞酒童子的妖城那里也很少有收集到,毕竟妖怪们虽然畏惧强大的忍者,可对于忍术这东西却视为鸡肋,也不会特意去搜集。”

分类整理好所有卷轴之后,约翰就开始拿出几本从不同途径收集到手的查克拉提炼术进行修炼实验。

至于查克拉体系会不会跟自身的玄门体系和巡林客职业有所冲突,这一点他并不怎么在意。

因为一旦自己回到主世界之后,所有在位面征战里面获得的能力或者失去的部分,都会部被抹除,恢复到进入之前的状态。

“所以在这星界位面之中这段时期,岂不是最好的实验阶段?就算走火入魔了,回归主世界之后也会瞬间刷新,恢复原本的状态!”

当然受伤了之类的创伤或者丢失的物品就需要重新通过世界意志给与的奖励来兑换恢复了。

这在约翰看来,可以理解为两个世界的法则不同,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发生的改变就需要主世界的意志进行转换一下才能兑换出来,而其中消耗的那一部分,就是兑换的费用了。

虽然看起来位面降临这种事件之中,主世界才是拿大头,收获最大的那一个,但是即使从主世界意志指缝底下露出点零碎来,也足以让一个超凡者吃饱到撑得慌。

毕竟一个世界是什么体量?

那种位面碎片一样的星界位面对于个人来说都是无法估量的庞大,就更不要说多元宇宙里最特殊的主物质世界了。

思绪从位面征战之上转回到手中的查克拉提炼术来。

所谓查克拉,约翰知道是一种天竺那边修行界的说法,是瑜伽术里的术语,意指“圆”和“轮子”,可以解释为分布于人体各处中的能量中枢,尤其指从尾骨到头顶排列于人体中轴者,所以在中土又被翻译为脉轮、气卦。

这其实跟藏密修行的理论基本类同,毕竟藏密是受到天竺教派和修行影响最深的夏国地区。

不过在玄门之中也很好解释,因为玄门道家任务一切超自然能量,都不出“精”、“气”、“神”这三宝的范畴,查克拉也不过是异域一种另类的真气、法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