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app免费下载安装

? “等一等,磐老!”,何小仙突然想起一件事惊呼,元宝宝与小风听后迅速藏进了何小仙怀里。原本已经离开不远的磐老转身回来有些疑惑看着,“怎么了,小仙?”。

“呵呵,磐老我能不能说一件事不过可能有些过分了”,何小仙说出这一句话后想起当初的事,修真学院那时自己也是如此可后来还是没能如愿便被这自己即将去的地方给灭了。

没错何小仙想能不能先把怜天送进上界后自己去履行对独孤景琰的承诺,帮他去悬崖下取点果儿酒让她教自己领悟剑道,不过也不知道行不行,“呵呵,我说我可以在三个月在去上界?”。

“哦,为何?”,磐老听后皱着眉惊问,这可是有史以来自己第一次遇见的。何小仙捂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呵呵,就是一些自己的私人事情,毕竟当初是我答应别人的,你看可以吗?,磐老”。

磐老点点头笑了笑,“哈哈哈,三个月倒不是不行,只是你得给老夫一个理由啊,若是没有老夫可不能留在下界等你三个月哦”。

“什么理由……啊?”,何小仙一怔疑惑不解的问,磐老挥了挥手臂,“那你跟我来吧,只要得到它的认可你莫不说在这里三个月就是半年老夫都可以依了你”。

“什么,这是真的!”,老者点点头,“不错,你要是想便跟我来吧!”。

其实关于何小仙说的三个月时间磐老倒是没有反感,反而有些高兴自己来下界一方面是为了这次大比本来教会那边给的时间便是半年,其实换而言之这大比不过是一个幌子,他来的真正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这一个。

“这是什么?”,片刻后何小仙来到后面看着磐老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血红色石头,磐老倒是淡淡的笑了笑,“怎么小仙可曾见过,这便是血玉石”。

“那为什么这血玉石有如此浓郁的血腥味存在!”,何小仙闻了闻有些敏感,感觉眼前这块石头便是吸足了人血一样才变得如此通红。磐老点点头看着,“其实一点没错这石头便是人血筑成的,老夫让你给我的一个理由便是你发誓看见此石的事不能对任何人泄露,否则必然心魔现,死!”。

“那磐老你大可不比带我来这里看见这些啊”,何小仙看眼叹气忍不住问,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自己并不想知道这些感觉很厌恶。

“哈哈哈,我教是不会对自己人隐瞒的而这也是对于你忠诚度的考验,而接下来的三个月便是你前往应天教的最后一场考验,或许你可以把这当做威胁但希望你不要厌恶”,磐老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了一颗乌黑的丹药递给了何小仙,“来小仙服下它,我便相信你给你三个月的时间”。

可不可依旧这样

“而这也是对于你的忠诚度考验,这是我教独门的毒蛊丹就是当今药王南宫博都无法解开这东西的毒,而且我手里这母蚕也可以看出你是不是在强行解毒”,何小仙听后一惊,心里隐隐约约知道若是自己不答应下一刻便是这血玉石新的祭品,“好,不过我有一个疑问”。

“但说无妨!”,磐老看着很是淡然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何小仙看眼倒是没有害怕只是有些鼓励,“那你这毒会不会对我平时有什么影响,或者会不会窥探我什么隐私”。

“哈哈哈,这点小仙你完全放心,这只是为了考验你的忠诚度的不管是谁就是我现在体内都有着这毒蛊丹的,若是你一心一意为着教会这毒蛊丹便像是没有一样不会影响你任何事情,而若是你存在二心便是死路一条”,老者说着淡淡的贴近很是可怕,“而且你这点吗,那毒蛊丹的死状便是脑袋爆炸而死不管你实力如何都是如此!”。

“而且灵魂也是如此,直接灰飞烟灭不复存在,好了,你直接考虑需要吗?”。

“哼,要”,何小仙哼了声果然应天教都是一些恶心为非作歹的人,便夺过丹药囫囵吞枣般厌了下去,然后淡淡看眼问,“好了,现在没事了吧!”。

磐老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尴尬笑了笑,知道小仙或许对于这行为有些不满但却没有任何办法便点点头,“嗯,母蚕已经有反应了,小仙三个月后你来这里找我,另外带上你的朋友吧!”

“嗯”,何小仙面色如常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这里出了这里来到一处地方后,何小仙点了自己胸口几处,“呸,太恶心了这东西!”

看了看地上黑呼呼的毒蛊后何小仙厌恶的一脚踩下去,这才舒了口气,“呼,天啊实在太恐怖了,这应天教果然不是东西居然想下蛊控制我,哼,才没有那么容易呢!”。

“好了,小仙你说话小声点,看来那教会是想考验你啊,而且这蛊没看出居然与末世那家伙有关!”,神农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叹气,快点app免费下载安装“唉,你不相信的话自己看看那上面是不是有问题”。

“嗯嗯”,何小仙点点头其实刚刚她就发现了这是没有说出来罢了,“神农姐姐还是要谢谢你,若是没有你的灵力包裹住那丹药我便完了,而且你是怎么让那母蚕有反应的!”。

“唉,因为我与这蛊还有些渊源啊”,神农叹了口气有些哀声传出,“其实这蛊原名是情蛊或是生死不离蛊,原本是我为蝶仙子还有那凡人准备的东西,却不想被人利用成控制人心的东西”。

“不过小仙这些目前来说不重要,但你要记住一点后面的两个月你一定要每隔五天按我刚刚传给你的样子装模作样一把,明白吗?!”,何小仙看看后有些为难,“神农姐姐我们能不能换一个啊,这会不会太难为情了点了,人家可是女孩子怎么可能在地上打滚哀声怜天的……,这不好吧……”。

“你啊你,我这么说当然是为了你好啊,你不懂吗?!”,何小仙白了眼叹气,“姐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就是想让我扮演一下后面两个月蛊毒犯后的痛苦样子嘛,对不对!”。

“不错,你明白就好”,神农的声音有些疲倦,“好了,我也要休息一下了,后面凡事靠你自己我或许不会在帮助你了,拔苗助长是不好的”。

“自己照顾自己哦……”,说罢神农便切断了与何小仙的联系,何小仙点点头看着天空,“是啊,以后还是靠自己了,也只有自己靠的住,不过……”。

何小仙低喝一声提出了两个东西,看着,“说吧,小风元宝宝你们到底是和谁打架居然会被揍的这么惨,太不可思议了!”。

“快点给我说,明白吗?”,何小仙鼓了鼓腮帮子不容置疑的说。